全省统一服务热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员工风采
新闻中心
网站公告
集团要闻
河北民航
机场动态
员工风采
精彩瞬间
民航资讯
职工园地
域外传真
视频新闻
领导关怀
刘育宁:飞行安全最后一关的守关人
发布:河北机场管理集团 发布时间:2019-06-10 浏览:次 

    说到刘育宁,我就想到了那个“有味道”的照片。照片一个飞机上的卫生间里散落着卫生纸,地面上还有从马桶中不断溢出的污水,照片上还有一个人蹲在马桶旁进行疏通。那个人就是刘育宁。
“马桶堵塞不影响飞行安全,我可以选择不处理。但如果不修,乘坐航班的旅客会觉得很不方便。”他说完,又有些羞涩的挠挠头“主要我觉得我一定能修好,没啥大问题。”


    从2010年开始,石家庄机场机务排故总会与“刘育宁“这个名字“捆绑”在一起。防滞刹车有卡阻、发动机被鸟击、发动机漏油……这些大大小小的故障背后都有机务员刘育宁的身影,这让我对他充满好奇。


    机务工程技术分公司第一个有二类执照的机务员、连续2年作为机务工程技术分公司主排故人员受到表彰,河北机场集团机务实操教员……技术好、业务精、责任心强,刘育宁就是这样一位守护飞行安全最后一关的守关人。


他有一点“强迫症”


    2月28日,石家庄机场机坪刮着大风。在224号机位有一个红色的身影在风中忙碌,摆放反光锥、轮挡,带上耳机与机组通话,他就是机务员刘育宁。工作刚告一段落,他就向我跑来,一边跑一边说:“等一会啊,前面那个机位一会有飞机降落,MCC(维修控制中心)说飞机登机门密封不严,让我们去看看。”我口中“好”字还没说出,红色的身影就掠过我跑向了221机位。


    “我师父技术比较好,我们班上的航班出现故障都是他首当其冲。”刚刚与他一起接飞机的机务员王涛告诉我。每次遇到飞机排故,刘育宁都主动冲在前头,经常因为排故顾不上吃饭。


    很快,另一个航班顺利着陆了,接完飞机,通过对讲与机组交流后,刘育宁又跑向了214机位,“机长说他们飞机没有这个故障,这两个航班是一个公司的,我看是不是MCC通报错了。”刘育宁通过悬梯进入机舱,向机组询问。“你再稍等会,我去查查飞行记录本,再问问MCC。”得知两个飞机都没有这个故障后,刘育宁脸上并没有轻松的表情。“知道不是那个飞机的故障不就行了?”“那不行,如果是MCC通知错了,那么会不会有一个降落其他机场的飞机有这个故障?我要确认一下。”刘育宁说,机务员都有强迫症,作为飞行安全最后一关的守护者,他们肩上责任重大。


    这种强迫症不仅表现在对故障的关注,也表现在日常的保障中。


    刘育宁在做航后(飞机完成一天的飞行后需进行的检查和维护)的时候有个习惯,就是每次工作结束后都要绕着飞机再检查一遍。


    有一次,刘育宁在给中国邮政航空的飞机做完航后工作后,离开前又检查了一边飞机,发现了左侧主起落架刹车组件有漏液压油的情况。“这个问题直接影响到飞行安全,但有时这个问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显现出来,这也是为什么检查完了还要再转一圈的原因。”刘育宁马上重新给飞机通电打压测试确定渗漏点,通知邮航MCC。为了不影响航班的正常起飞,MCC紧急从北京调了刹车组件过来,航材送过来已经是下午6点左右,并且只来了一名排故人员。刹车组件很沉,抬组件至少需要三个人,换刹车组件必需要把飞机用千斤顶顶起来拆下机轮才能更换。因为换刹车组件至少需要两个人,刘育宁全程参加了排故工作。由于工具设备条件有限,两名机务员足足换了三个多小时,直到晚上的10点多才完成了工作去吃饭。


他是机务维修的一个“宝”


    “这次招聘,真招到不错的人。”2010年,石家庄机场向社会招聘了一批机务员。因为家在正定,为了方便回家照顾父母,刘育宁报了名,来到了石家庄机场。


    刘育宁是军人出身,1998年入伍,在空军34师服役。空军34师是负责国家和军队领导人国内飞行专机队,人员选拔异常严格。“那年石家庄地区入伍的100多人,只有我一个人做了机务。”


    在军队服役期间,刘育宁多次负责国家领导人的专机保障任务。除了国家领导人,杨利伟首次太空飞行前的专机也是刘育宁保障的。


    2003年12月,虽然部队一再挽留他,他还是退役去了山东太古机务维修公司。“父母觉得我年纪不小了,赶紧成家。在太古那里我主要是做航空公司的飞机维修。”刘育宁负责航班的外场维修工作,有时还要跟着飞机到其他机场放行,工作任务重,工作量大,这恰恰为他积累了丰富的机务维修经验。刘育宁拥有B737-300、700、800、A320、A319(320)、CRJ-200等多个机型执照,几乎覆盖了石家庄机场运营的所有机型。


    “他的维修经验很丰富,记得他刚来的时候,一天给飞机换了三个轮子。”机务工程技术分公司机务分部经理翟建辉回忆,换轮子虽然不是什么大活,但是在短短的45分钟过站的时候干净利索完成任务,足以说明一个机务员的经验和能力。“有一次,有个飞机发动机被鸟击了,其他机务员都不敢随便动,刘育宁二话不说就开始检查,还钻到发动机里面把鸟毛掏出来。”


    翻开机务的排故记录本,刘育宁的名字经常出现在上面,仅2018年他作为主排故员参与了重要排故就有13次,去张家口机场放行飞机,他3天连续排除了3个航班的故障。


    2018年4 月23 日,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一架飞机右前轮被扎伤,他与同事顺利完成了换轮工作,收到了航空公司表扬信。大道发动机故障、更换轮胎,小到话筒故障,都难不倒刘育宁。2019年2月26日,一个航班应急手持话筒失效,按照规定时不能放行。他拿着工具把话筒拆开检查,发现了问题,迅速修复,航班顺利准点出港。


    他是“最后一关”的守护者


    28日11点15分,我随刘育宁来到了215号机位。指挥飞机停稳后,他与同事一起摆放好了轮挡和反光锥。通过耳机与机长进行了简单通话,他拿着放行记录单逐项对飞机进行着检查,从机头雷达罩到机尾的尾喷管,从飞机前起落架到飞机溢油口,大到发动机、减震支柱的检查,小到飞机轮胎、滑油的查看,刘育宁都一一留意,熟练做着检查并对照检查项目一一签字。


    “我这签的每一个字就是一个承诺,也是一份责任。”刘育宁说,机务员守卫的是飞机起飞前的最后一关,所以他从来也不敢懈怠,一边干一边还要学。


    等他做完了检查,我问出了心中最想问的问题:“你这么厉害,有没有排除不了的故障?”“当然有了,说实话从航空公司的机务到机场的机务,故障排的少了,见的少了,水平肯定会退步。”刘育宁坦言,遇到自己没有排除的故障就会觉得“很丢人”,回去就查资料,问航空公司的同事,直到弄明白为止。为了保持自己的维修水平,他除了参加培训和自学钻研外,还认真查阅航空公司通报。“最新的飞机故障和检查排除手段,都会写到通告里,只有多看多了解,等到真出了问题才能检查出来,才能排除故障。”


    “机务员这个职业是一个幕后英雄,每一位旅客都看不见我们这群不论酷暑还是严寒都在飞机底下忙碌的人。”翟建辉说,虽然旅客看不见,但作为飞行安全最后一关的守关人,每一个机务员身上都担着沉甸甸的责任。“机务员不仅需要过硬的业务素质,还需要认真细致工作作风和敬业负责的工作态度。”以刘育宁为代表的机务员,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当代民航精神的真谛。


    刘育宁说,他是懵懵懂懂进入机务这个行业的,现在深深爱上了这个职业。“看着一架架飞机安全起飞和降落,心里挺充实的,感觉干这一行挺不错的。”就在刘育宁说这句话的时候,远处传来了发动机的轰鸣声,他刚刚检查放行的海南航空的HU7627航班从跑道上呼啸起飞,飞向远方。

 

相关新闻
首都机场集团公司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中华人民共和国石家庄海关  河北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  春秋航空公司官网  河北航空公司官网  中联航空官网  民航资源网 
版权所有 冀ICP备12020845号-1
HEBEI AIRPORT MANAGEMENT GORP © 2011-2014.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


饲料机械